把女孩两只手摁在头顶/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了小说

2020-09-22 42 Click

 卧槽,今天真碰上财神爷了,刚才那泡尿憋的值啊,太值得啦!

 

 

按捺不住心头的欣喜,她连忙跟赵权握手,更是使劲的鞠躬,大长头发都扫赵权脸上了。

 

 

“谢谢您谢谢您,我终于卖出一辆车了,真的很感谢您……”

 

 

售车小姐激动的有些热泪盈眶,旁边销售经理却是忙将她给拉开。

 

 

“行了,人家是上帝,你这是干什么呢?不过你今天干的真不错,回头再表扬你!”

 

 

将售车小姐给拉开,销售经理亲自替赵权填写合同,更是始终笑脸陪着。

 

 

店里其他的售车小姐,这会儿都一个个的吃了懵壁丸,懵壁到不要不要的。

 

 

尤其是刚才劝说不用搭理装壁犯的那位,这会儿更是羞的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。

 

 

那个赵权哪是上帝,简直就是神豪,说掏钱就掏钱,连问都不带问的。

 

 

她差点害人没卖出车去,心里很不得劲儿,不过还夹杂着些艳羡嫉妒。

 

 

这样的神豪客户,她怎么就没接待上呢,真是的。

 

 

心里想着这个,她都有上去拿身子在人身上磨蹭的念头了,毕竟那个神豪不光有钱,还那么帅,这要是能贴上……

 

 

只不过她终究也只是想想而已,看到神豪旁边的韩璐,她心里顿时凉透了气。

 

 

她跟人家,除了都穿着肉色丝袜和上厕所都需要蹲下外,再也没有了共通点,没法比。

 

 

而这时候,在不知不觉中被比较的韩璐才刚刚回过神来。

 

 

她诧异地望着赵权,“你、你真买了啊?”

 

 

赵权点点头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“买了啊,觉得你开着应该挺酷的,所以就买来送你了。而且你是公司老总,有辆能配得上身份的车,也是给咱公司长脸不是?”

 

 

韩璐懵的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“可是、可是我不会开啊,这车看起来跟平常那些车不太一样,按钮太多了,我、我真不会开。而且这礼物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!”

 

 

赵权却是轻松的摆摆手,“没你想的那么难开,稍后我教你就行了。而且这车也不能全算你送你的,假如有一天你要是不在公司干了,那我就把这车收回。”

 

 

韩璐心里明白,这只是赵权换了个说法而已。

 

 

她一手创建的公司,是她自己的心血,她怎么可能不在公司干了。

 

 

这点她清楚,赵权同样清楚,所以这车根本就是送给她的。

 

 

可这么重的礼物,她真觉得不可以收,“赵权,我知道你是好意,可是我不能……”

 

 

“她不能收,韩璐不能收!”

 

 

韩璐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呢,不远处就有急赤白脸的喊叫声响起。

 

 

随后韩璐就发现,孙晓芸甩开黄小山胳膊急匆匆的跑了过来。

 

 

“这车韩璐根本就不能收,这车是赔给黄小山的,刚才在公司里都说好了,你得买车赔给黄小山!”

 

 

韩璐虽想谢绝赵权的好意,但她却不想被孙晓芸这个厚脸皮的女人给趁机捡便宜。

 

 

 

“赔给黄小山?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大家可都听的清清楚楚,黄副总说的是赵权能买得起同等价值的车就行,他可没说买辆车赔给黄小山。孙晓芸,你想钱想疯了吧你?!”

 

 

孙晓芸一愣,这才记起在办公室的时候,黄政德好像真是这么说的。

 

 

可她还是不想相信,更不想眼睁睁看着原本该属于她的奥迪R8被韩璐给开走。

 

 

于是她扭头望向黄小山,望向了黄政德。

 

 

黄小山收到孙晓芸的眼神,大声喊道:“没错,他在办公室里说的就是赔给我!”

 

 

话刚喊完,黄政德‘啪’的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上了。

 

 

随即他气愤的低声说道:“你是傻子吗?即便耍赖你也得有证据,连证据都没有,你凭什么耍赖说人家要把车赔给你,说话不经脑子的玩意儿!”

 

 

不得不说,黄政德还是有脑子的,没有跟黄小山和孙晓芸那样见钱眼开。

 

 

钱,他也喜欢,但他活的久所以想的也更多。

 

 

今天这钱摆明是赵权自己出的,韩璐即便想垫付都没钱。

 

 

而且通过这事他也看出来了,公司那一千万投资合同九成是真的。

 

 

既然合同是真的,那么赵权大股东的身份自然也是真的。

 

 

一个大股东想把他这不占股的副总给踢出去,简直太容易了。

 

 

所以他现在要想的不是怎么赚便宜,而是赶紧止损!

 

 

这边黄政德还在想着止损的办法,那边孙晓芸又出了新的花招。

 

 

“不对,这车是我的,不能给你。你韩璐只不过是个骚货,我孙晓芸才是原配。我们今早刚刚离的婚,按说这钱就是婚前财产,婚前财产他必须分一半给我!”

 

 

韩璐都气笑了,她见过无耻不要脸的,还真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!

 

 

只是不等她说些什么的,赵权就将她给护到身后,随即朝孙晓芸走去。

 

 

在朝孙晓芸那走的时候,赵权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,正是昨晚给孙晓芸那个。

 

 

“我昨晚要给你,但你不收,你嫌弃怕脏了你的手,你嫌弃上面有我汗水的酸臭味儿。”

 

 

“这会儿你不嫌弃了,又想要了?但是你记不记得上午在民政局离婚窗口那儿你怎么说的,你说什么东西都不要,而且是颐指气使的摒弃给我,这点登记员可以证明。”

 

 

“孙晓芸,我给过你机会,而且从昨晚到今早是三番两次的给你机会,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说的吗?我想,不用我提醒当时你是多么绝情吧?”

 

 

“我可记得你还跟我说过,你凭什么放着浪漫的烛光晚餐不吃,来端我这饭剩饭,还是馊了的。这话,你还能记得清楚吗?”

 

 

“假如你能记得清楚,那我想问问你,到底是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动力,让你这会儿死盯着这点钱不放。是你的贪婪,你的不知足,还是你的厚颜无耻无耻和死不要脸!”

赵权一步一句的逼问着,孙晓芸则脸色苍白的接连倒退着。

 

 

直退到那辆白色的、跟黄小山那辆癞蛤蟆同款的奥迪TT那儿时,她无路可退了。

 

 

看到这辆奥迪TT,再看看韩璐旁边那辆奥迪R8,孙晓芸瘫软着身子跪坐在地上。

 

 

这会儿她眼泪哗哗的流,看起来要多懊悔有多懊悔。

 

 

“老公,我错了,我错了……”

 

 

眼泪是真的,想起舍弃R8投入到TT的座舱里,孙晓芸就感觉特别的悔恨。

 

 

她甚至还能想起几个小时前,她得意的跟赵权炫耀着,鄙视赵权这辈子都没机会感受下奥迪的真皮座椅。直至这会儿她突然明白了,人家不是没机会感受,只是不稀的去感受。

 

 

想起这些,她眼泪扑簌簌的就更厉害了,口中更是不停喊着老公。

 

 

她希望能够靠这种往昔的温暖回忆,来唤回属于她的富贵生活。

 

 

但孙晓芸的这点心思,赵权却看到透透的,所以他愈发的失望,以及鄙夷。

 

 

“不,孙晓芸,你没错,错的是我,是我眼瞎,看上一个为了辆奥迪TT就能跑的女人。”

 

 

韩璐听明白了,销售经理听明白了,那个幸运的售车小姐也听明白了。

 

 

在场所有人都听明白了,赵权为孙晓芸放弃了很多,但孙晓芸却因为一辆奥迪TT背叛了他,在今天早上骄傲的离婚,并且十分得意的投入了别人的怀抱。

 

 

“真是活该,在人穷的时候把人一脚踹开,这会儿见人有钱了又想投怀送抱,恶心!”

 

 

“几分钟前还竭尽所能的嘲笑着呢,这会儿看到人眼都不眨就把两百多万的车买下来了,又腆着张脸口口声声的喊老公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?”

 

 

“你可真是个贱货,丢破烂堆里都显不出你半点价值来,你这样的垃圾怎么不去死?!”

 

 

众人纷纷斥责着,可谓是恶评如潮,几乎要把孙晓芸给彻底淹没。

 

 

这时候,黄小山也下意识的退了半步,想要跟孙晓芸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 

 

在他旁边,黄政德把事情经过听了个明明白白,脸上大片寒霜。

 

 

“小山,这个女人你敢领回家来,我把你两条狗腿全部打断,从此断绝父子关系!”

 

 

他黄政德活了五十多年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。

 

 

陪客户时在夜场里,那些小姐给钱就行,让干就干什么。

 

 

这种熟悉的感觉,如今他在孙晓芸身上发现了,所以他绝不容许这样的女人进家门。

 

 

他可以容许黄小山胡作非为、纵容他不务正业,但这样无耻下贱的坑货,绝不能要!

 

 

所以在对黄小山说完后,黄政德直接对孙晓芸说道:“以后我儿子跟你桥归桥路归路,再无半点瓜葛,请你不要再骚扰他了,好自为之!”

 

 

孙晓芸大惊失色,她下意识的含着眼泪就要去找黄小山。

 

 

但下一瞬,她又忽地想开了,借着这话大声喊道:“你放屁,明明是黄小山诱骗的我,我觉得对不起我老公,所以才跟他离婚的,我根本就不想跟黄小山在一起,根本就不想!”

 

 

“我心里最爱的男人,仍旧是赵权,他是我这辈子最爱最爱的男人!”

 

 

赵权原本觉得今天这事就到此为止了,提车走人就好,不想再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什么。

 

 

可这会儿孙晓芸突然冒出这么一句,他还真是呵呵了。

 

 

于是蹲到孙晓芸面前,他问道:“你是因为钱,还是因为感情?”

 

 

孙晓芸毫不犹豫的回答道:“因为感情,真的,老公你相信我,我最爱的人还是你。”

 

 

赵权点点头,然后对孙晓芸说道:“那好,那你把钥匙拿出来,看看钥匙扣上挂的我们结婚照片还在不在。如果在,我就跟你复婚,带给你荣华富贵,你拿出来吧!”

 

 

赵权话刚说完,韩璐在旁边皱起了眉头,“赵权!”

 

 

她不希望被人误会她是因为钱而提醒赵权,但这种时候她不得不提醒。

 

 

孙晓芸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她看的很清楚,她不希望赵权再掉进同一个坑里去。

 

 

而赵权却是摆摆手,随即自嘲似的笑道:“她不会拿出来,她只会说没带或者找别的理由,因为她不敢拿出来,因为那上面的结婚照她早晨出门时就撕掉丢水沟里了。是不是,孙晓芸?”

 

 

孙晓芸使劲摇头,“不是的,不是的,我不是故意撕掉的,是黄小山逼我撕的。”

 

 

远处黄小山想说些什么,但赵权的开口显然没有给他机会。

 

 

“黄小山逼你撕的?黄小山那会儿在哪,他在你身边吗?他有机会逼你吗?”

 

 

孙晓芸还想解释些什么,但赵权却是站起身来,不再给她半点机会。

 

 

“孙晓芸,你喜欢车是吗?看到我买下R8心里就懊悔了,知道我有钱了,是吗?”

 

 

“好,喜欢车,喜欢我有钱,那我就在今天把中彩票的钱先挥霍干净了再说!”

 

 

猛地转身望向之前那个售车小姐,伸手环指展厅内所有车辆——

 

 

“凡是我视线内的所有车子,通通给我拿打包,今天我要让你们展厅里一台车都没有!”

 

 

赵权的话一出口,全场震撼。

 

 

这个展厅足够宽敞,足足有十多辆车,从最次的A3到最贵的R8,竟然全部打包。

>>>>全文在线阅读<<<<